中国十大黑道老大曝光 排名真惊人(摘自:青州精诚装饰)

微粉俱乐部   2015-12-06  阅读 4807   标签:乔四爷的故事

NO.1

东北“乔四”原名:宋永佳;江湖人称:乔四爷,死后人称:乔四。

说起哈尔滨乔四,很多哈尔滨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厌恶而是崇拜,都说他死的壮烈,是条汉子,还说在他统制下治安好的多,至少黑枪不泛滥。

第1大黑社会当数原东北的桥四了.东北最牛逼得老大,当时都说杨馒头和乔四一人占据东北一半江山,其实杨馒头在乔四手下根打杂的没区别,当时的车号是黑 A88888,奔驰,没交警敢拦,有领导到哈尔滨视察,前有警车鸣笛开道,所有的车都让了,只有一个车从中央领导的车旁超了过去,就是乔四的奔驰。


入狱后的乔四


乔四当年坐的奔驰车,注意车牌

有领导当时大为愤怒,但是只是问了一句是“谁的车”,答是“乔四爷的车”,下来的事情就是新闻上报道的了..

可最终还是不得好死啊!

第2就是中国天津大邱庄庄主(禹作敏)了他在93年公然武装抵抗j并生称要建国后投降死于、99年3月

禹作敏,1930年农历三月初五诞生在一个世代农耕的家庭里,他兄弟4人,排行第三。

1974年,禹作敏担任大邱庄大队党支部书记。由于禹作敏决策正确,1981年后,大邱庄的工业企业飞速发展。1982年,建起印刷厂和电器厂。1983 年,建立大邱庄农工商联合总公司,并把建分厂的权力下放到各厂。此后,以冷轧带钢厂、高频制管厂、印刷厂、电器厂为中心,每个工厂都以滚雪球的方式建起若 干个分厂。

1987年,将4个总厂改为四大公司;1992年,又将四个工业公司改为尧舜、万全、津美、津海四大集团公司。1992年,投资10亿元,在村西北方建大邱庄百亿元工业区,每年生产能力达100亿元。

是年底,大邱庄共有工业企业200余家,从业人员12342人,固定资产总值150137万元;利润47344万元,比1981年增长300倍;工业总产值402761万元,比1981年增长835倍。

大邱庄成了“华夏第一村”后,他头脑膨胀了,骄傲自大了,目无法纪,胡作非为,1993年,因犯有窝藏罪、妨碍公务罪、行贿罪非法拘禁罪和非法管制罪被判有期徒刑20年,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命。

禹作敏被判刑后,被押送到天津市第一监狱进行改造。

后来,禹作敏因患有神经衰弱和心脏病被送到天津市区内的天河医院实行保外就医。在那里,司法部门给予了他较宽松的环境和较优厚的待遇:天河医院专门腾出带有会客室、卧室和卫生间的3个房间供禹作敏和他的老伴居住;他每天都能看到报纸,了解国家大事。


禹作敏当时也算是当地呼风唤雨之人

1997年春,禹作敏96岁的老母亲病故,司法部门曾允许他回家探望。

1999年10月3日,禹作敏在天河医院心脏病忽然发作,经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终年69岁。

第3就是中国厦门远华集团董事长(赖昌星)了他当时是厦门的地下皇帝并是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职


赖昌星的经济头脑可见一斑

他当时是厦门的地下皇帝并是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职。赖昌星在1999年因为中国打击走私犯罪被查出其名下的厦门远华公司进行国际走私,走私货物的总金额高达500多亿人民币,偷逃税款超过300亿人民币。

赖昌星走私获暴利后,出钱频频邀请高层人士到厦门,并在办公室、招待所悬挂他与某领导人的大幅合影,以此笼络省市高级官员。1996年,远华的一座大厦动工时,赖昌星大宴宾客,请到嘉宾两千,其中有不少高官,宴中每人都得到了价值三千元的礼品。

赖有一年过生日,请了重要的200名嘉宾,每人一个十万元以上的红包。

NO.4第4就是中国香港的(张子强)

他在香港曾经绑架香港首富李嘉城的长子后被中央枪毙。在至今所知的绑架勒索大案中,张子强的勒索金额肯定是最高的,几名在香港知名的富商都被他勒索,勒索金额据报已达16亿元。除了勒索之外,张还涉嫌爆炸、抢劫等重案。

张子强另一个出名之处,是香港警方似乎对他无能为力。不是抓不到他,而是抓到他以后,又不得不放他出去,每次他手上都高举着一个“V”字。

张子强,男,祖籍广西玉林市,1955年4月7日出生,四岁那年随家人来到香港。张子强的父亲是两手空空随着当时的“逃港潮”逃到香港的。到香港后既没 钱,也无一技之长,为了全家糊口,凭着在家乡对中草药的一点知识,在香港油麻地的庙街开了一个小小的“凉茶铺”,维持生计。


当年张自强绑架李嘉诚长子,香港警方在外围布置了大量狙击手和反恐警察

张子强就是在这样一个三教九流的外界环境和拮据的家庭经济环境下长大的。他小学还没读完便无心上学,终日流连在“凉茶铺”周围,与街童玩耍、打架,慢慢地张子强就与街头恶棍和B社会成员交往,“贼性”开始萌芽。

张子强先在父亲的“凉茶铺”做帮手,后来父亲见他不学好,又把他送到一间专做西装的裁缝店当学徒。早年张子强的父亲对儿子的教育是严厉的,以至后来张子强进了看守所还经常回忆起父亲当年打他的情景。

但是父亲的良苦用心和拳头,都没有把张子强引上正道,反而使他对父亲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张子强至死都说,他对父亲没有什么感情。

张子强很快开始涉入B社会,并成为小头目,人称“一哥”。他12岁就开始进Pol.ice局,16岁第一次坐牢,在香港作案无数,多次被抓,在警方留下了 厚厚的记录。成年以后的张子强,尽管已结婚、成家、生子,但并没有“金盆洗手”,在抢劫劳力士得手后,他又开始了新的阴谋。

1991年7月12日上午,也就是劳力士案件的一年半以后,香港某银行要调配一部分现金到美国。由香港卫安护卫公司的装甲解款车运送这批现金到启德机场,然后空运到美国,其中有美金1700万,港币3500万,总值约港币1.7亿元。

卫安护卫公司的装甲解款车开进启德机场的仓库区,车子在货运行政楼前停下。其中一名押运员下车走进行政楼办手续,另外三名手持猎枪的押运员两人站在车头,一人坐在车厢里,担任警戒。

此时仿佛劳力士劫案的重演,在装甲解款车前突然又出现了五名劫匪,其中四名戴面罩,一名没有戴,没有戴面罩的这个人就是张子强。张子强持手枪冲在前,领着两名匪徒首先将车头的两名押运员用手枪逼进车厢内,其他的匪徒冲进车厢内,用手枪顶住了里面的押运员。

三名押运员立即被劫匪用布蒙住了眼睛和嘴巴。一名蒙面劫匪跳进了驾驶室,解款车像脱缰的野马疾驰而去。

其绑架香港两位富商李泽巨(李嘉城的大儿子)和郭炳湘张子强单枪匹马闯进李家,张口就要二十亿,李嘉诚正在吃早餐,客客气气地请他坐下,然后说二十亿不可能一下子之间就调得出来,他需要时间筹钱。

张子强当时身上捆绑了很多de-tona-tor,并要求不准报警,而且要准备现金,并且备车让他安全离开。

后来李嘉诚说只能给十亿现金,花了三个多小时用编织袋装了N袋现金给张子强装到车上
,并且李嘉诚真的没报警,让张子强成功劫走十亿港币,也是迄今为止香港劫案最高勒索金额。

1998年11月1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子强案公开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张子强等5人死刑。

号称“大富豪”的张子强犯罪集团几年里横行于香港和内地,绑架抢劫,走私武器,运输爆炸物,令香港一班豪极人物对其亦规避再三。1998年1月10日京穗港三地警方秘密开会,1月26日在汕尾拿下张子强及同伙。


据称张自强当年抢劫银行时动用了人体炸弹

8月26日,香港警方突袭张子强在港住处和亲属住所,逮捕了15名涉嫌为张子强洗钱的张的亲属,冻结了1.6亿港元的物品。11月12日张子强等5名主犯被判死刑。在审判张子强集团的日子,在广州中院周围军警荷枪实弹戒备森严。

其间,香港特别行政区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表示,内地司法机关对张子强犯罪集团人员的审判,无损香港的司法管辖权,人们不应对香港的司法独立产生疑虑。显示出的独立性在于,在广州,张子强的6.6亿元人民币黑财悉数充公。

在香港,11月3日香港高等法院撤销了律政司对张子强集团成员13名亲属的财产冻结令,认为现阶段证据不足以冻结这1.6亿多港元的财产,这些财产包括物 业住宅、珠宝、游艇、古玩、现金和银行存款等。内地传媒对张子强案的报道相当有限,但黑社会这个名词将会愈来愈多地挂在人们嘴边。

1998年,张子强的名字无人不知。


张子强另一个出名之处,是香港警方似乎对他无能为力。不是抓不到他,而是抓到他以后,又不得不放他出去,每次他手上都高举着一个“V”字。

这回被内地公安逮着了,并且依照内地的法律审理宣判了死刑。

由于张子强的身份是香港市民,犯罪地点也分别在内地和香港,有关张子强该不该由内地司法机关审判,各种言论铺天盖地。但无论是香港司法部门,还是内地司法部门,均一致认定,张子强许多犯罪活动均在内地发生,内地司法机关对张审判是有法可依的。

至1998年他与多名同伙在中国大陆被捕,案件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他与其中4名同党被判处死刑,于12月被处决。外间传言:张子强曾以“身 为香港居民,而且犯案地点在香港”为理由向香港政府求助,要求引渡返回香港受审,以图得以避过死刑,但为香港政府所拒绝。

当时港府向外间公布的理由为:“因为内地公安以他曾在内地犯案为理由,所以享有司法管辖权”,而在案件审理期间,亦积极向内地法院提供证供。事件引起了有关罪犯于内地被捕受审而应否引渡回港受审问题的争议,并延续至今日。


电影《轰天绑架大富豪》便是以张子强的故事为蓝本


张子强被抓香港市民柏手称快,但香港刑法没有死刑,张子强被处决,内地司法机关可谓帮香港市民也是为中国人民除了一个大害!


香港重犯张子强在广东被公安人员抓获后,内地司法机关依法判处其死刑。



澳门黑帮老大尹国驹出狱

NO.5

第5就是澳门黑社会老大(尹国驹)他也在澳门回归之后被中央处决。89年与「街市伟」联手赶走江湖大佬「摩顶平」,获「迭码」肥缺,之后数年由於财雄而开始势大,及后势力超越黑仔华,成为澳门黑棒头目之一。

95年尹与澳门其他黑棒组成「四联帮」,以力阻香港帮会渡江搵食,此时尹与街市伟关系破裂,双方互下追杀令,澳门腥风血雨年代正式开始。

在中方多方施压下,澳门正府终在92年下令通缉崩牙驹,他也曾一度「著草」到东南亚,街市伟和水房赖马上势大,力图瓜分尹的地盘,澳门黑暗的帮会仇杀不断发生。

其后通缉令突被撤销,尹国驹返澳十分高调,又拍自传式电影,又搅演唱会,并接受外国传媒访问,风头一时无两,相反仇家街市伟等则全部退缩,尹并开始与澳门治安单位磨擦,98年5月司警一哥白德安坐驾被炸,尹立刻被捕拘押。

8个月后,11月23日终於被法庭判入狱15年,刑满出狱时已是60岁的老人。

NO.6

第6就是香港中国星集团主席(向华强)他的集团几是鼓惑仔洪兴的原形。像成龙?李连杰的经济蔡子明被枪杀;刘德华的女助理被烧伤;谭校长的经济人张国忠在停车场被二名新义安的兄弟用刀捅成重伤,差点死掉;刘嘉玲被强迫拍A片等等全是此人所为。

NO.7

第7就是香港14K老大(霍英东)他的组织就是鼓惑仔中东星原形。1993年3月任全国政协副主席。2003年3月在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当选为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第五届、六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第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

NO.8

第8就是辽宁老大(刘涌),沈阳市人大代表。经公安机关侦查,以刘涌为首的犯罪团伙为达到聚敛钱财、为非作歹、称霸一方的目的,目无国法。


沈阳黑老大刘涌入狱后,经常有黑帮成员来看望他

纠集一批有较深前科劣迹的人员充当打手,购买、私藏大量枪支弹药和管制刀具等凶器,采取野蛮的暴力手段,猖狂作案,近年来共作案30多起,致死、致伤数十人,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严重地干扰和破坏了沈阳的社会治安秩序和经济秩序

沈阳黑老大刘涌

2000年7月13日沈阳警方悬赏五万元通缉的沈阳嘉阳集团董事长刘涌及其同伙高伟已被黑龙江黑河市警方抓获。

新华社引述有关方面披露,刘涌及其同伙高伟、以及刘涌之妻于七月十日下午以游客身份过黑河市边检站企图逃往俄罗斯,过关审查护照时被边检人员发现,但刘涌很快溜走。黑河警方布网堵截,于十一日晚在一出租车里将刘涌及其同伙高伟抓获。

当时刘涌已吞下安眠药企图自杀,警方将其送医院抢救,脱险后押回公安局。此时,刘涌身上带有五千一百美元和七万元人民币。沈阳警方已于十一日晚启程去黑龙江黑河市押解刘涌及其同伙。

警方表示,刘涌团伙中的十九名成员已抓捕归案,其中包括三名警察,即刘涌的弟弟刘军及其上级朱某和分管刘涌所在区的治安警察孟某。警方还缴获军用手枪两支,猎枪五支,小口径手枪二支,各种砍刀、匕首、军刺二十余把。

七月五日,沈阳警方查封了嘉阳集团下属产业,涉及贷款的银行也纷纷行动。据悉,刘涌向银行贷款约二亿元人民币。警方将清查刘涌来源不明的财产。

沈阳警方透露,刘涌团伙是个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该团伙自80年代末以来,为非作歹,称霸一方,非法敛财,纠集一批有劣迹人员充当打手,购买、私藏枪支弹药,猖狂作案三十多起,致死致伤数十人。

九九年六月刘涌取得了沈阳市中街一处房地产开发权,指使打手砸了不愿动迁或没及时动迁的中街大药房、李连贵熏肉大饭店、台湾乡村风味楼,砍伤多人。

刘涌在法庭受审

刘涌出身平民,父亲是已退休法院中层干部。七月三日,沈阳市人大终止了刘涌人大代表资格。

今年四十岁的刘涌于一九九五年在沈阳创办民营企业嘉阳集团,从事商贸、服装、餐饮、娱乐、房地产等生意。下属公司二十六家,员工二千五百人,资产七亿元人民币。

该集团连年被沈阳有关部门评为明星企业、巨人企业、AAA企业。

血案三十多起令人发指沈阳端掉一黑社会团伙

2000年07月12日,沈阳警方向外界公布了他们正在通缉的以沈阳嘉阳集团董事长刘涌为首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目前这个团伙中的2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其中有3名民警。

只要是刘涌看中了的地方,他便通过武力霸占到手。他为了兴办中街百佳超市,硬是将中街盛京饭店一楼门市租到手,盛京饭店经理吴某不同意,刘涌便指使5名打手,闯进办公室将吴某及秘书等多人打伤,迫使其签订了租房合同。

1998年6月,因为房租等问题发生纠纷,刘涌又指使打手将其主管部门沈阳市饮食服务公司经理刘某砍成重伤,该经理的司机也在制止暴力时被砍伤。

刘涌暴敛钱财,大搞房地产“砸拆”。1999年6月,中街大药房因没有“顺从”,刘便指使打手持凶器闯入中街大药房进行打砸,将值班经理及部分员工砍伤。返回途中,他们又闯入“李连贵大饼店”,砍伤老板,砸毁室内设施。

接着,刘一伙又砸了台湾乡村风味楼的玻璃,使这几家店铺被迫搬走。


刘涌欺行霸市,为了垄断云雾山香烟的批发,指使其打手给经销同类烟的业户“一点颜色看看”,1999年10月,竟将业户王某活活打死。

刘涌不仅为暴敛钱财大打出手,而且为称霸一方滥杀无辜。1998年,刘在大卫营娱乐城包了3个房间搞宴请,由于来人只坐了两个房间,服务员便将空着的房间让给客人朱某等。

点菜时,刘涌得知此情后,蛮横地驱赶朱某等人,朱不从,刘及其打手便持刀将朱某等数人连砍带刺,从三楼追至一楼,造成多人受伤,一人脾摘除。

刘涌经常为所谓哥们“抱打不平”。1995年某月,刘为给一名小哥们“出气”,指使手下人找到“金犀宝”的老板,乱刀齐下,一直追到某机关院内,又扎又砍达100多刀方才罢手。

1998年冬天,刘涌和打手在小格兰酒店吃饭,为一点小事与邻桌就餐的黄某等人发生口角殴斗,黄某等人到第四人民医院包扎缝合。刘涌带领数名打手开着四辆轿车追至医院,对着正在缝合伤口的黄某等人又是一顿乱砍。过后,刘逼迫黄某等人向其交出3万元钱摆平。


台湾黑道仲裁者许海清的葬礼被称为十年来台湾最大的黑帮葬礼,连一些国外知名黑帮的头目都前来参加

NO.9

第9就是台湾黑老大(许海清)他是台湾竹联邦老大也就是鼓惑仔中三联邦的原形他还台湾头号通缉犯。被称为台湾“黑道最后仲裁者”、“蚊哥”许海清06年5 月28日出殡,不仅有1万多名台湾黑道分子到台北市立第一殡仪馆致礼,亚洲各国的黑道头目和台湾黑道首领们几乎全员到齐,蔚为“奇观”。

台湾各黑帮大哥说,“5?29”是黑道和平日,大家约定不砍、不杀,但和平日之后,黑帮兄弟赖以为生的黄、赌、毒等等,却不会就此停步。

末代教父”身后风光无限

台湾黑道老大许海清出殡豪华惊动世人,“台湾教父”风光大葬许海清折射宝岛黑道风云半世纪。

台湾黑社会大老许海清2006年5月29日出殡,这些黑帮人员一律身着黑衣,在台北为许海清举行葬礼。包括日本、香港、澳门黑帮头目在内的上万名黑帮分子前往殡仪馆参加告别仪式。

许海清于2006年三月死亡,93岁的他因在餐厅吃寿司时哽咽,造成脑部严重缺氧而昏迷,于4月6日晚去世。终年九十三岁。

出席葬礼的各路黑帮不乏相互不共戴天者,但是他们都保证不会在这个场合清算旧账。下葬日被宣布为“黑帮停火日”,然而台北警方依然如临大敌,派遣百名以上警员全副武装、身着防弹马甲,严密监视葬礼进程。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黑帮很少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张旗鼓地活动。不过,最近在台湾却发生了一件反其道而行之的事。

被称为台湾“黑道最后仲裁者”、“蚊哥”的许海清5月29日出殡,不仅有一万多名台湾黑道分子到台北市立第一殡仪馆致礼,亚洲各国的黑道头目和台湾黑道首领们也几乎全员到齐,上演了一场蔚为“奇观”的“亚洲黑社会大巡礼”。

参加5月底告别仪式的帮派除了台湾的三大黑帮“竹联帮”、“四海帮”、“天道盟”,日本最大的黑帮山口组外,还有来自香港和澳门的黑道中人。台北地方政府派出大批警员维护秩序,并对现场进行了跟踪录像,并据此进行帮派资料更新。

许海清葬礼现场,图为来自日本和澳门的黑道老大前来参加葬礼

大批黑帮成员身着黑衣,三人一排,步行10公里护送“蚊哥”的灵柩至台北郊外的墓园。

据台湾媒体报道,浩荡的出殡行列造成了当日台北地区严重交通堵塞,由于当天是台湾的国中基础测试最后一天,至少有5万名学生的考试被严重影响,台湾民众批评其恶劣行径为“空前绝后”。

黑道最后的仲裁者

这位身后事牵动整个亚洲黑帮势力,更被高书挽联“正义之最,一代开先”的台湾“末代黑帮教父”许海清的一生可谓是近代以来台湾历史的浓缩版。

在台湾处于日本殖民统治时期,他是一个街头小混混,为抚养弟弟和妹妹而每天过着打架斗殴、逞凶斗狠的日子。

他体形瘦小,却像蚊子般的威猛扎手,因此黑道给了他一个“许蚊仔”的封号。像当时大多数台湾人一样,受过殖民教育的他会讲日语,这为以后他同日本黑帮拉近关系,建立联系打下了基础。

上世纪40年代末,国民党政权从大陆败逃到台湾,而一直与其同气连枝的上海青红帮势力也一并尾随而来。

曾经依靠上海青红帮黑社会势力一步步爬上权力顶峰,独裁中国22年之久的蒋介石在台湾立住脚跟后,在长达38年的戡乱建国戒严(1949—1987)期间故伎重施,利用黑帮势力大肆暗杀、袭击持不同政见人士,甚至公然抢劫。


而台湾“黑金政治”的源头也由此开始。在这期间,许海清所属的“竹联帮”日渐羽翼丰满,成为台湾第一大帮派,这个位子一直维持至今。

“蚊哥”还是开台湾“黑道从政”先河的第一人。当年国民党刚败退到台湾时,为了笼络人心,增补了一些台籍人士进入台北市“议会”,台北黑社会头面人物许海清就这样被纳入其中。利用市“议员”的职务之便,许海清积累了不少人脉,成为台湾有名的“黑帮教父”。

在20世纪80年代初金盆洗手前,由于许海清的黑社会资历和调解能力,加上他出手大方,广结人缘,因善于处理帮派纠纷而名声鹊起,渐渐成为台湾黑社会纠纷的仲裁者。并被冠以“黑道最后仲裁者”的称号,深得黑白两道的敬重。

当被问及为何有着38,000名成员的山口组如此高姿态地出现在台北,一个成员回答:“我们是来表达对蚊哥的尊敬。同时也是提醒公众我们一直都在这里,这边还有不少的朋友。”

1983年,高雄“七贤帮”与“沙仔地帮”为了抢夺地盘几乎每天开枪、厮杀,双方死伤无数,甚至伤及无辜,高雄市警察局为了这些江湖恩怨每天忙翻了天却无法解决问题。情况持续近一个月后,许海清倚老卖老,出面主持谈判,缓和了双方关系。

1988年,台湾十大枪击要犯之一杨瑞和及其团伙到处流窜,一路抢劫赌场、恐吓有钱人,台湾警方无技可施。

台北市几处职业赌场也被勒索5000万元(新台币,下同),面对武器装备较强的杨瑞和集团,赌场自知躲不过,却也希望能减少被勒索的金额。

许海清也明白“江湖规矩”,知道经营赌场赚的本就是不正当的钱,偶尔分一些给流窜的兄弟也无妨,于是要求杨瑞和将5000万元降为500万元,结果倒也相安无事。

许海清最辉煌的时候,养了上百个人,他把这100多人分成三组,一组专门负责打架,一组专门喝酒,另一组专门赌博。喝酒的一组人应付警察或外地黑帮,酒家里发生事情就由打架组处理,赌场的事则由赌博组负责,颇有企业化管理的架势。

嗜赌成性,晚年靠接济

开着赌场的许海清不但没有意识到赌博的害处,反而一生嗜赌成性。

他早年赌天九牌,一场输掉好几百万元,没现金了就整栋整栋卖房子换赌金,到了晚年身无分文,只能靠未出嫁的4个女儿抚养。即使90多岁了,每天不赌几把还会手痒,如果真的没有机会赌,他就买六合彩,这几年光六合彩他就输了几千万元。

晚年的许海清山穷水尽,穷困潦倒,只能靠朋友的接济过日子,有时甚至要通过给黑社会的婚丧之事当嘉宾收红包来取得微薄的收入。

许海清的家人更是为他黑社会的身份所累,不但没得到半点好处,他的五个女儿中有4个已50多岁了,都不能找到好归宿,还得反过来照顾他不堪的后半生。他的太太感叹:“有谁敢娶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老婆?万一将来夫妻吵架,岳父一出面不被打得半死才怪。”

在“台湾黑道教父”看似威风的名声下,隐藏着凄凉的宿命。

NO.10

第10是广洲黑老大(周广龙)【此人已死】


来自黑龙江省的周广龙原在广州火车站一带以拉行李包为生,后来在火车站强收保护费起家。在激烈的争抢客源、货源的过程中,周广龙为获取更大经济利益有意识地拉拢一帮人,在广州火车站一带与人争地盘、斗殴、强行拉客、强占搬运市场。

其后,以周广龙为首的犯罪集团逐渐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随着其“势力”的壮大,该组织发展到以暴力手段垄断货运路线。他们穷尽心思,设立各种名目,疯狂敛财。破案后,公安机关依法扣押的仅周广龙个人的财产就达160余万元、汽车5辆、房屋4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