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归来——我所知道的AP世界历史

静静静思斋   2015-11-28  阅读 10   标签:世界历史

从上一次伤感地宣布暑假结束,到现在好歹熬到十一长假,居然已经快两个月。伴随着一个又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磕磕绊绊,这个学年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挑战,抡圆了臂膀拼力应对之时,收获也是满满的,遗憾的在于没了及时记录的时间和力气,于是一直愧疚到如今。

AP世界历史,2个年级,2个班,15名同学,2个版本的原版教材,每周12节完全不一样内容的课,到底要怎样才能不开天窗?这就是经过了半个暑假的周折之后,我不得不战战兢兢地面对的最大挑战。好在8月参加了college board组织的教师培训,虽然只有美国历史的课程,我去“打酱油”也不是第一次。但是过程中对AP历史课程能有更深入的理解,培训老师所分享的教学方法足以借鉴,以及内心深处对于更高难度课程的热情被周围的“同学”燃起,这些就像事先编排好的剧本一样,正是对后续事情发展的前期铺垫。

然后已经定下来的外教“顺理成章”地爽约,我也顺理成章地要独立面对这两个班的同学,虽然已经有过几年与外教合作的经验,但从来都是辅助性的角色,只在学生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独立规划课程?独立全程授课?独立设计作业、考试督促同学们努力学习?当真是恐慌啊。有句话糙理不糙的俗语“屁股决定脑袋”,从前我不相信,当自己被逼到这份儿上的时候,果然就不得不信了。没处逃没处躲的时候,自热而然地就只能集中精力调动一切能量去应对,然后,我发现努力成为一名合格进而优秀的AP世界历史老师,居然是我所能设想到的最适合自己的职业角色。

AP课程和考试体系中,历史类的有3门:美国史、欧洲史和世界史,它们的5分率在每年的AP考试里大约都是垫底的个位数,其难度由此而知。记得之前读过一篇分析的文章说3AP历史考试中,对于美国学生而言尤其数世界史最难,不仅因为它时间和空间的跨度太大,如果你能明白什么叫自有人类以来时间的全部和空间的全部的话,还在于它的不成体系,在学术界有美国史专家、有欧洲史专家,从来就没有世界史专家,于是教材也好试题也好往往是集众人之力,也于是在考试中出现“这是啥?这又是啥?”型题目的概率很高。而这种范围广,正是对我口味的,周围的人都道我好学,我自视也如此,但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永远都在跑偏。想想从前自己读国际政治的时候“钻研”当代史,读中国古代史研究生的时候“借鉴”世界史,从教之后更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随性“积累”,到现在正是啥也不精又啥都懂点儿的状态。不过对于AP世界历史来说,我这些年织起来的网,还远远不够,网眼儿还是太大,窟窿还是太多,什么非洲史、日本史等等,恐怕都得边学边教、边教边学。

AP历史的难度,绝不仅仅是在知识量上,并不是你记住了所有的史实就能拿到好成绩。当然如果连史实都“I don’t know”,那其实也没有重在参与的必要了,对么?AP世界历史的落脚点在宏观的人类文明发展之上,推动历史车轮前进的动力是什么?事件与事件,阶段与阶段,是怎样地因果相连?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文明与文明之间的是如何互动?文化的传播与冲突,人类的迁移与扩散,经济全球化的发生和发展,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基于史实的大概念。也正因为它把落脚点放在了这些宏观的主题,而非微观的史实上,才凸显出了学习历史的真正意义。这些年来,随着年纪和阅历的增长,我自己从为了高考而学,为了好奇心而学,到现在之所以依然保有学习的热情,其原因大约正是在积累了一定知识量后,许多东西融会贯通起来,能感受和理解到其背后的大价值,进而让心灵越来越充实与强大才是根本的原因。

所以当我遇到AP世界历史这门课程的时候,居然有种遇到Mr. Right的兴奋感。我坚信在这样一门课程的“重压”下能不断地在知识层面自我提升和完善,也坚信只要是认真投入这样一门课程我的学生从中收获的绝不仅仅是具体而琐碎的知识,更是进行宏观和深度思考的能力,以及更加成熟的心灵。

这种坚信并不是我的自以为是,而是在已经过去的几周里实实在在发生了。高二的课讲“轴心时代”,诸子百家、印度教、佛教、犹太教、古希腊哲学,这些恐怕是所有学问中最难的部分没有之一。一名同学在钻研印度教的时候,误打误撞开始了对于“空”的痛苦思考,每个年轻人开始都住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周围的事物都是他所熟悉的,给他安全感,缺少的是力量和勇气,为了获取这些他需要走出这个房间,而这位同学内心的一扇门刚刚被敲开了,他所需要做的就是走出去看、听、感受和思考,然后就一定会越来越强大。所以当我看到他的痛苦的样子,我的内心是喜乐的,我希望在未来能见证更多的同学经历这样的投入、思考、痛苦和也许不会立刻看到的成长。

总之,虽然时间还很短,认识还很浅薄,备课还很吃力,我已经能够肯定自己所希望自己未来的样子是什么。也已经能够肯定,到底为什么历史这门学科是值得学、值得教的。那么,都还等什么呢?一起学起来吧!



长按二维码 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