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施工,挖出一具栩栩如生的女尸……

佛心慧语   2016-11-05  阅读 888


我叫秦越,今年二十三岁整,跟着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年轻时在殡仪馆工作,负责给死人化妆的入殓师。

如今在殡仪馆门口租了间铺子,卖一些烧纸、元宝、寿衣,勉强度日。

平日里闲暇的时候,还会帮出事的人家看看风水,做一做法事,超度一下亡魂……

那天,爷爷外出帮人做法事,我独自留在家看铺子。

大约晚上八点钟左右,殡仪馆里的老姜头急匆匆的冲进来买东西。

打小跟着爷爷,我也学会了不少真本事。

我见老姜头应堂发黑,面色泛白,感觉有些不对劲便问老姜头出了什么事儿?

老姜头也不隐瞒,说山下的工地上出事了,有人跳楼自杀了,他这是准备去收尸体。

一想到自己从小到大跟着爷爷学本领,但是爷爷却从来不肯带着自己,也不让自己碰尸体。

老姜头的气色显然不对,这会儿又要去收尸体。他要是一个人恐怕会遇到危险,加上我也想去见识见识,所以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没有老爷子的道行,但凭借所学,用来避开一些脏东西,到也没有任何问题。

而且在处理起一些横死的尸体时,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出事的工地。

原以为是普通的工地坠楼事件,可到了地方才知道,这起跳楼事件和一口黑漆棺材有关。

工地白天施工的时候,挖出了一口黑漆棺材。施工方认为是挖到了古墓,便通知了文物局。工地周围也都拉上了警戒线,随即停工。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天刚一黑,闹人命了。

挖出棺材的三个工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接连跳楼自杀了,死得不清不楚很是渗人。

现在整个工地都沸腾了,传言是挖出了厉鬼,三个工人都被鬼附身,这才跳楼自杀的。

一听这么邪乎,老姜头便有些害怕;说这事儿邪乎,我们早点收完,早点回去!

嘴里“嗯”了一声,当场便对他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事故现场,好几个警察在周围维持秩序。

老姜头出示了殡仪馆证明之后,便带着我走了进去。

距离我们不远处,正好就有一口黑漆棺材,棺材上还压着一面铜镜。

棺材的附近则躺着三具尸体,一地都是血,其中两具尸体的脑袋都碎了,脑浆溅了一地。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血腥的场面,不免有些心惊肉跳。

除此之外,我还感觉这周围还凉飕飕的,总感觉这地方瘆得慌。特别是对面那口诡异的黑漆棺材,都埋地里这么久了,这会儿却还像新的一样,明显不正常。

这些不算什么,最让我吃惊的,还是地上的三具尸体。

从他们身体上出现的暗黑色尸斑颜色判断,这三个的死亡时间应该超过十个小时。

可是从现场得来的准确消息,这三人却是在两个小时前跳楼的,其它时间除了有些神色呆滞,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很明显,这其中有猫腻。

可是死人是不会说谎的,在我看来,这三个人根本就不是两个小时前跳楼死的。他们的真正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白天,他们挖出那口黑棺材的时间段。

至于他们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现在只想收了尸体,早些和老姜头走人。

什么维护世界和平,在我看来根本就是扯淡。

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示意老姜头戴上手套,开始收尸。

我二人的手脚都很利索,不一会儿便将其中两具尸体抬上了“灵车”。

但就在我们收第三具尸体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我们刚把一具尸体翻转过来,老姜头突然惊恐的“啊”一声尖叫,身子不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见老姜头如此,连忙开口问道:“姜叔你怎么了?出了啥事?”

老姜头一脸的惊恐,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具尸体,嘴里更是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他、他睁眼了!”

老姜头此言一出,脸色骤然一变,脑海之中“轰”的就是一声炸响。

正所谓;尸睁眼,要命脸!

看来这死尸不安生,还想拉老姜头下去陪他。

还好从老爷子那儿学了些手段,应该能吓走那东西。

嘴里冷哼一声,迅速的从兜儿里掏出一根绣花针。不由分说,一锥子就插在了老姜头的影子里。

每扎一针,老姜头的身体上都会出现一颗红疹子。一连刺了七八下,直到针头变成了黑褐色,这才停了下来。

老姜头是知道老爷子的本事的,我又是他亲孙子。这会儿见我这般举动,并没有感觉到奇怪。

见我扎完了,老姜头一脸冷汗的问我:“小越,那、那东西走了没?”

我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姜叔,我们动作得快些,阴气太重。”

老姜头早就被吓得一身是汗,这会儿听我开口,根本就没有多想,抬起尸体就往灵车方向走。

可尸体刚被我们抬上车,不远处的那口黑漆棺材却“轰隆”一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塌了。

一具没有脑袋的干尸,直接就翻滚了出来。

这场面实在是太过诡异邪乎,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个踉跄。

我们没敢继续停留,让工头签了字,然后便开车离开了这里。

在车上,老姜头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看样子是被吓得不轻。

我一边开车,一边安慰老姜头,让他放宽心。我们又没招谁惹谁,不会有事儿的。

老降头却是冷汗直流,全身不停的打哆嗦。

因为这三具尸体有些邪乎,留不得,加上工头已经签字。刚一回到殡仪馆,我便建议老姜头便把这三具尸体推进了焚尸炉里给烧了。

只需将骨灰装好,将其放在香塔内,等死者家属来取就可以了。

我本以为,这尸体烧了事情也就算了了。

可等到第二天一早,出大事了。

大约早上七点多,殡仪馆的烧尸刘便来敲门,说找我爷爷去殡仪馆一趟,而且一脸的焦急。

我下意思的问了一下,结果这一问才知道,昨晚和我一起回来的老姜头竟然疯了。

当得知老姜头发疯的消息后,我还有些不信。

昨晚老姜头还好好的,而且运回来的尸体也烧了,老姜头怎么的就疯了?

因为老爷子还没回来,所以我就跟着烧尸刘去了殡仪馆。

当在停尸房里看到老姜头的时候,彻底惊呆了。只感觉天旋地转,一脸的不可思议。

老姜头浑身是血,双眼血红,脸颊沾满了血污和碎肉,地上还摆放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至于老姜头,嘴里则发出“呜呜呜”的怪异低吼。

不仅如此,他竟然还将一具尸体的手臂卸了下来。这会儿正拿在手里不断啃食,就好似一头饿慌了的野兽。

本来干瘦的他,肚子这会儿涨得就和皮球似的,可是他依旧在不断吞咽那些死人身上的肉。

虽然有些恐怖,但却必须立刻制止他。在这么下去,老姜头肯定会被活活撑死。

可是老姜头已经完全神经失常,谁要是靠近他,他就咬谁并且力大无比。

一连试了好几次,结果都失败了。这一时半会的,也找不出一个好的办法。

可就在此时,老爷子却忽然出现在停尸房门口。

他脸色低沉,眉头微皱,嘴里更是直接低吼了一声:“大胆妖孽,竟敢在此胡作非为!”

老爷子一声低吼之后,直接就冲向了老姜头。

老姜头完全失去了理智,见老爷子冲向他,依旧露出一脸的狰狞,嘴里不断的发出野兽般的低吼。

不仅如此,老姜头还猛的张大了嘴巴,对准了老爷子的脖子就咬了上去,完全就像是个疯子。

见到此处,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都是一紧,我更是急忙开口道:“爷爷小心!”

可是老爷子眉头都没皱一下,嘴里只是一声冷哼,左手猛的一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就掐住了老姜头的脖子。

“妖孽,看老夫不收了你!”老爷子狠狠的说道。

话音未落,老爷子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做出了一道单手剑指印,最后猛的往老姜头的眉心一点。

一指之下,本来张牙舞爪,嘴里不断发出“嗷嗷”怪叫声的老姜头。

这个时候就和泄了气似的,双眼往上一翻,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

老爷子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老姜头,还不等众人反应便听到老爷子开口道:“小越过来扶住你姜叔!”

我哪敢怠慢,连忙上前将老姜头接过:“爷爷,姜叔这是怎么了?”

老爷子的脸色有些凝重,眉头都皱在了一起:“你姜叔中邪了,你看好他我去去就回!”

说完,老爷子也不在理睬我们,转身便向着屋外跑去。

老爷子刚走没一会儿,老姜头便醒了过来。

他刚一回过神儿,便“哇哇哇”稀里糊涂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都给吐了出来。

可是老姜头吐出来的东西却不是死人肉,而是黑漆漆的浓血。

这会儿见老姜头清醒,我便问他这是怎么了?昨晚我离开之后,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可是老姜头却一个劲儿的摇头,露出一脸的惶恐之色,嘴里也是胡言乱语。

他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臂,歇斯底里的不断的重复;有鬼、有鬼。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快跑、快跑。这样的话。

我并没有把老姜头的话当一回事儿,只感觉他可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这会儿胡言乱语。

再说了,老爷子已经出手,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因为有殡仪馆的匠人照顾老姜头,所以也没我什么事儿,我便独自回到了铺子里。

不过在铺子里等了一天,也没见老爷子回来,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因为担心老爷,所以一直都没有睡,加上比较喜欢玩儿游戏,所以玩到了很晚。

大约在凌晨三点钟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一听敲门声,便想着可能是老爷子回来了,毕竟现在都半夜三点了,于是准备上前开门。

可是刚把手放在门栓上,便感觉不对。

老爷子出门的时候可是带了钥匙的,而且我们这儿是做铺子生意的,其中老爷子定下过很多奇奇怪怪的规矩。

这其中一条,便是月半三更的时候,是不允许从屋内开门的。

因为铺子里的东西都是死人用,为了避免惹上不干净的东西。我们做铺子生意的,半夜都不愿意开门营业。

规矩是老爷子定下的,老爷子不可能不知道。

而且今天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这大半夜的,想想便感觉凉飕飕的。

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将手又缩了回来,随即喊了一声:“谁啊?”

如果真是老爷子回来,我喊话之后,老爷子答应,开门到也没什么。

可要是不是老爷子,那可就得留意了。

可是下一秒,回应我的却是更加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同时还伴随着一声,沙哑得仿佛割喉的老妪声:“送米嘞!”

当听到这阵阵敲门声,和那诡异的声音,我整个人就好似丢了魂儿是的,只感觉后背发凉,一股凉气不断涌入心头。

瞪大了双眼,连连后退。这大晚上的,送什么米?谁会给我们白铺子送米?

想到这些,只感觉心筋肉跳,但还是在沉默了几秒之后,又紧张的追问了一句:“谁、谁啊!”

话音刚落,回应我的依旧是“咚咚咚”的敲门声,还有那个割喉般的沙哑老妪声:“送米嘞!”

我这下有些站不住了,这半夜三更的,我们这儿又是白铺子,明显不正常啊!

从小跟着老爷子相依为命,自然是知道一些蹊跷的现象!

这会儿别说开门了,直接就吓得我全身发寒,不断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敲门的“咚咚咚”依旧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大声。除了这个声音,街道外静得连猫叫声都没有。

嘴里咽了口唾沫,知道这敲门的恐怕不会是活人。

心头“噗通噗通的”的一阵乱跳,呼吸也在此时变得急促。但紧张之余,还是有一丝理智。

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装着胆子对着外面喊了一句:“拿着你的米快滚,你要是再敢敲门,小爷一定让你好看!”

我佯装出气势汹汹的样子,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有多虚。而且说出这话的时候,都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我家的门不够结实,被外面的东西给敲破了。

不过说也奇怪,吼了这么一嗓子后,屋外的敲门声还真就消失了。

经历了这么一桩子事儿,老爷子不回来,我肯定睡不着。

我就坐在铺子里等,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我家大门。

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只听房门“噗通”一声开了。

见到这里,“嗖”的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还攥着老爷子外出做法事的铜钱剑。

不过接下来,心里猛的松了一口气儿。因为进屋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外出的老爷子

老爷子刚一进屋,便见我站在屋里,手里还拿着铜钱剑。

老爷子有些疑惑,问我出了什么事儿,大晚上的还拿着铜钱剑。

听老爷子开口,我急忙将我之前有人敲门,还有老妪送米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其中包括昨天我和老姜头去山下工地收尸,以及有一具尸体突然睁眼的事儿全都告诉了老爷子。

老爷子在听完我的叙述之后,整张脸都变了颜色:“那米你收了没?”

果断摇头,刚才那情况如此诡异,我哪敢收什么米?

老爷子听我说没收,这才松了一口气儿,嘴里不断的重复;还好、还好。

不过老爷子刚松开紧皱的眉头,脸色却又一次大变,抬手就指着我身后:“那、那米怎么来的!”

我有些纳闷儿和狐疑,顺着老爷子的手指望去。这一望之下,只感觉全身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往外冒。

因为在我身后的桌子上,竟然有一把黑色的米粒,这会儿整整齐齐的堆在一起。

见到这么一堆黑米,我整个人都傻眼了。我明明记得桌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会儿怎么会多出一把黑色的米粒?

而且那米粒黝黑发亮,如同染了黑墨水一般,我们家根本就没有。

我急忙摇头,说不知道。可是老爷子的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没过一会儿,只听老爷子嘴里忽然低吼一声:“遭了,老姜要出事。”

听到老爷子如此开口,我还有些纳闷。我们铺子里出现一把黑米,关老姜头啥事?

正当我疑惑不解,准备询问的时候,老爷子却拉着我就往屋外跑,说必须马上去殡仪馆看老姜头。

因为不明白,在路上我就问老爷子。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是不是那东西又缠上了老姜头。

老爷子却是一脸凝重,说不是缠上了老姜头,而是缠上了我。

要是老姜头死了,下一个就会轮到我,而且还会死得很惨。

一听这话,整个人从脚趾头凉到了头顶。

几分钟后,我们便来到了殡仪馆的后院。结果我们刚到这里,我和老爷子心头便是“咯噔”一声,脑海之中如同响起一声晴天霹雳。

因为在院子里的怪脖子树上,这会儿正吊着一个人。

走近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姜头……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只能更新到这啦,喜欢本帖的同学,可以戳下方阅读原文”去原帖看后续内容哦!